上海到亚特兰大机票

分“手”快樂?NBA巨星因“大手”標志起訴Nike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微信
發布時間: 2019/6/6 7:36:00

 

  您認識上圖的籃球巨星嗎?這位以大手著稱的NBA猛龍隊超級明星近日因大手標志遭侵權起訴老東家Nike,雙方為何鬧分?如果您對籃球和這位球星不甚熟悉,那不妨先來簡單了解一下NBA及其總決賽,惡補知識安心做偽球迷

 

  不妨從高中說起。每年總有那么幾天,中國的高中食堂令人側目。午餐時間,那群端著飯盤子聚集在電視機下的男生如鴨子般伸著脖子緊盯半空中的電視,不時爆發出肆無忌憚的喧嘩,情緒激動地談論著一些人和動物,如湖人”“公牛”“雄鹿,大呼小叫地好像忘了他們明年就要高考似的。今年喊得最多的大概是一個勇士和一條很猛的龍。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其實這就是美職籃總決賽(NBA FINALS)的魅力。2018-2019賽季美職籃總決賽正在火熱進行,對抗的雙方是金州勇士隊和多倫多猛龍隊。

 

  NBA(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美國職業籃球聯賽)是籃球運動的最高殿堂。而季后賽(分為東西賽區,各取分區常規賽名次前八進行分區季后賽,而獲得分區冠軍的兩只球隊會師總決賽)尤其是總決賽,更是籃球籃球運動員華山論劍的巔峰之戰。七戰四勝制下,東西部最好的兩只球隊誰能戰勝對方獲得奧布萊恩杯(總冠軍獎杯),誰就站在了最高榮譽殿堂的巔峰。2019年的NBA總決賽的冠軍會是飽經傷病困擾的宇宙艦隊勇士還是淘汰雄鹿晉級的總決賽新人猛龍?勇士當家球星庫里能否打破生涯無FMVP(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獎)的尷尬?死神杜蘭特何時能重返球場?這些話題在球迷中間被廣泛討論。

 

  場內激烈對抗,場外也并不消停。不過令人意外的是,這次出事的是那個男人。近日,猛龍的當家球星科懷·倫納德(Kawhi Leonard,也譯為卡哇伊·萊昂納德,下稱倫納德),這位低調、不茍言笑被形容為人工智能的小前鋒,卻在場外和體育用品界老大Nike產生了知識產權糾紛。Nike是全球著名的體育運動品牌,英文原意指希臘勝利女神,中文譯為耐克,是NBA最大的贊助商。耐克旗下簽約的體育明星眾多,而倫納德先前就是其中一員。什么事情讓這位一向低調的籃球巨星都坐不住了?

 

  據美國媒體《波特蘭商業雜志》報道,在當地時間本周一(6月2日),倫納德向南加州的法院提交了訴狀。原因是耐克在沒有征得他同意的情況下,對他設計的Klaw簽名商標進行版權注冊以及商業用途。

 

  這事兒還要從頭說起。

 

  2011年,倫納德通過選秀進入NBA,順位是首輪第15順位,出了樂透區,前景并不被看好。球探報告并不出眾的他,起初并沒有多大名氣,其遠超常人的大手倒成了他唯一的標志。緊接著倫納德與耐克簽下金額并不高的合約,成為耐克旗下喬丹品牌Air Jordan的代言人。幾年后,倫納德依靠防守起家,卻上演了逆襲的勵志故事。他在馬刺隊傳奇教練波波維奇調教下逐漸成長為超級明星,2013-2014賽季總決賽主防熱火時期的聯盟第一人勒布朗·詹姆斯而拿到總決賽MVP(亦即FMVP)更是其生涯代表作,隨后他的防守技能被稱為死亡纏繞,那雙大手也變得無人不知。而后倫納德連續兩年獲得年度最佳防守球員(DPOY,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s Defensive Player Of the Year Award)。幾年后,他開發出進攻技能包,中距離后仰跳投可以和名宿喬丹和科比相提并論,成長為NBA聯盟近年來攻防俱佳的代表人物。由于在球場上的極度冷靜和近乎精確的籃球技能,被球迷譽為人工智能”“機器人,又因為國內翻譯為卡哇伊(日語可愛的音譯),很多球迷也親切的稱之為小卡。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季后賽的小卡被普遍認為是發揮最佳的超級巨星,其東部半決賽搶七(第七場)后仰絕殺76人隊的壯舉被球迷津津樂道。

 

  不過在去年的NBA17-18賽季,離奇的肱四頭肌傷情反復后,倫納德和馬刺不歡而散,小卡離開恩師波波維奇和馬刺隊,被交易到猛龍成為北境之王(猛龍隊位于美國以北的加拿大多倫多,是NBA聯盟目前唯一的非美國本土俱樂部,北境之王這個梗源于美劇《權力的游戲》的史塔克家族)。緊接著,小卡與耐克合同到期后,雙方對續約金額和其他事項的協商并未達成一致,因為當時耐克為還在養傷的他提供只有4年兩千萬的合約,這讓倫納德團隊感覺到了侮辱。因為同期的耐克旗下簽約巨星如詹姆斯、杜蘭特的合同數額遠超這個數字。恰如當年耐克不愿意給腳踝傷勢不停反復的庫里(勇士隊當家球星)信任而庫里轉投安德瑪一樣,倫納德和其經紀人也就是他的舅舅,決定不再待在連簽名球鞋都不愿意為小卡出的耐克公司。2018年底,倫納德與耐克公司的合作終結。不過簽約期間,耐克推出以倫納德手掌為主元素的Klaw標志并進行商業布局。事情就出在了這個標志上。

 

  在訴狀中倫納德聲稱,Klaw標志是其親自參與設計的,早前因為與耐克簽約,所以允許耐克及其Jordan品牌在部分產品中使用Klaw標志。但到了2018年,隨著萊昂納德轉投新贊助商New Balance,他計劃繼續在其服裝和鞋類等產品領域使用這一標志,但發現商標被耐克搶先注冊。知悉后,倫納德和其經紀團隊甚至不惜在總決賽期間就起訴了老東家。

 

  話分兩說,耐克公司卻宣布Klaw標志是公司單獨設計出的,而后才進行商標和版權注冊保護,此舉和倫納德并無關系。

 

  有意思的是,據《紐約時報》報道,NBA球隊洛杉磯快船暗地里調查并試圖購買Klaw標志。今年夏天倫納德將成為自由球員,洛杉磯快船隊正是其最有力的競爭者。另外快船的資深顧問恰好是勇士王朝的鍛造者之一——logo男杰里·韋斯特(NBA的小人籃球標志據傳是以此人為原形)。但一名耐克高管表示,公司拒絕任何出售方式,盡可能長久擁有Klaw標志的商標和版權。

 

  眾說紛紜,頗有些羅生門的味道。這無疑讓本就激烈乃至慘烈的總決賽,更多了些花邊新聞。可猛龍和勇士已經打成大比分1:1平,希望小卡不要太過分心。

 

  法院到底會如何判決?這雙大手標志最終花落誰家?中國知識產權報微信會繼續關注此事。值得注意的是,耐克近年來多次卷入商標版權糾紛,一起來回顧下。

 

  Jordan品牌的飛人標志商標糾紛

 

  2015年,美國攝影師雅各布·倫特米斯特(Jacobus Rentmeester)將耐克告上法庭。他認為Jordan品牌的飛人標志原型出自于他在1984年的一張攝影作品,控訴耐克的做法侵犯其權益。

 

  雅各布·倫特米斯特為Jordan拍攝的創意照片

 

  2018年3月,美國最高法院駁回雅各布·倫特米斯特對耐克Jordan飛人商標侵權的上訴請求。耐克最終勝訴。

 

  與海軍學院The Fives商標的糾紛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期間,耐克用到世界杯系列產品的盾牌圖形商標The Fives被認為和誕生于1899年的美國海軍學院校徽相似,遭到海軍學院的抗議。

 

  海軍學院要求耐克停止使用這一商標,耐克在當天發出聲明:我們一直尊重美國海軍及其學院,長期以來耐克一直是軍方的支持者,我們認為不應該繼續這一系列,我們向任何被冒犯的人道歉。

 

  與費德勒的RF商標糾紛

 

  2018年6月,與耐克合作了長達24年的瑞士天王費德勒轉投優衣庫的旗下,而費德勒要求拿回專屬LOGO商標RF。2019年4月,經過近一年的磋商,費德勒與耐克雙方的談判有了新進展,費德勒將從耐克手中收回該商標。

 

  侵權LNDR遭起訴

 

  2018年7月,在戛納國際創意節上,耐克以一則名為Nothing Beats a Londoner的廣告短片獲得社交與意見領袖大獎,不過卻因商標侵權遭到倫敦奢華運動品牌LNDR的起訴。

 

  最終法院判決耐克對LNDR的商標涉嫌侵權,不能再使用 LNDR 的標志。值得注意的是,法院發現耐克在廣告發布前6個月就進行了商標檢索,對LNDR商標已被注冊的信息早已獲知,但仍在這一前提下繼續發布這則廣告。

 

  Cool Compression商標之爭

 

  2018年年底,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運動服裝生產商Lontex向耐克提起訴訟,指控后者在事先知情的情況下,侵犯該公司的注冊商標Cool Compression,并同樣用于運動壓縮衣產品線。

 

  Lontex指出,耐克使用該商標創收超過4000萬美元,因此以商標侵權、銷售受損、廣告誤導以及不正當競爭為由起訴,要求法院永久禁止耐克使用這一商標,并尋求金額賠償。

 

  目前,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東區法院已經受理此案。與此同時,Lontex法律團隊向法院提交了一份長達21頁的訴狀書。(高云翔)

 

 

(編輯:高云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上海到亚特兰大机票 买马少数人真的能赚钱 抢庄牌九app下载 看4张牌玩牛牛技巧口诀 大赢家体育比分 二八杠技巧口诀论坛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时时彩后二稳赚技巧 20万投资什么稳赚不赔 广东11选5全能版5 时时开奖自由的百科 内马尔达席尔瓦 分分彩万年不爆方案